Jim Keller面临的任务可能会是他微处理器工程师传奇生涯中最有趣的挑战──为2020年之后的新时代重塑英特尔(Intel)的x86处理器。

部份是因为与微软(Microsoft)操作系统绑定所带来的好运,英特尔处理器架构称霸PC市场;经过多年努力,x86也取代了根深叶茂的Linux架构服务器处理器,在数据中心市场取得主导地位。而未能在今日iPhone调制解调器芯片占据一席之地的x86虽错过智能手机热潮,却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新时代的起点──机器学习正在重写运算市场规则,可能会让微处理器领域再次大洗牌。

过去的领导者往往会在技术更迭中随着新领导者崛起而被取代;要抵挡新浪潮的侵袭,英特尔的管理阶层与工程师得使出浑身解数,用尽所有的技能与运气。

到目前为止,英特尔首席执行官科再奇(Brian Krzanich)在率领这艘庞大的“企业邮轮”转型、以因应即将发生的改变浪潮方面,表现还算不错;他在2015年底从高通(Qualcomm)挖角了Venkata (Murthy) Renduchintala,大幅重整英特尔组织架构,近两年又陆续收购Movidius、Nervana、Mobileye与Altera等公司,让英特尔取得打造AI架构的军火库。

现在则是需要有一个人来搞清楚该如何、在何时把所有的东西放在正确的位置,这也是在去年4月底离开特斯拉(Tesla)加入英特尔的Keller正要做的事情。

Keller在任职于AMD时期曾主导Zen系列x86处理器核心的设计,现在正让AMD恢复盈利,此外在更早之前也曾参与K8 Athlon设计;Keller也曾为两家新创芯片设计公司工作、在博通(Broadcom)担任过数个职务,还曾在苹果(Apple)设计iPhone与iPad的SoC。

但就像有人说过的,以往的表现并不能保证未来的成功;英特尔的传统文化动力是需要对抗的一大力量,此外仍不清楚人工智能(AI)将如何重塑运算领域,此外还有其他正发挥作用的巨大阻力。

英特尔也面临CMOS工艺微缩速度趋缓的问题,该公司过去的成长引擎,以及整个半导体产业正显现老态,甚至英特尔自家晶圆厂在10纳米工艺节点的量产上也不甚顺利。

在此同时,芯片市场正朝向超级分散(hyper-fragmentation)的时代迈进,没有一种单一系统能在PC与智能手机领域占据显著份量的版图,因此未来的公司得奋力同时在不同的领域──从物联网终端节点、智能手表到自驾车、数据中心网络等等──争取设计订单。

这是一连串相互交织的挑战,毫无疑问,像是Jim Keller的这样的资深产业老将应该对此情势有透彻了解;笔者有幸能坐在看台上,兴奋地看着接下来3~5年Keller终于告老还乡──或者转向下一个生涯挑战──之前,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。